【帕玛强尼】从小作坊到大品牌的传奇-麦腕表

从小作坊到大品牌 ,帕玛强尼的诞生源于一场机缘邂逅。亦如许多其他品牌,帕玛强尼的历史始于一场危机。米歇尔-帕玛强尼 (Michel Parmigiani)    1974年,刚刚毕业的米歇尔?帕玛强尼 (Michel Parmigiani) 遭遇了瑞士制表业史无前例的一场危机,起因是亚洲石英机芯的大量涌入。由于更精准,且价格也具有绝对优势,这种革命性的机芯令传统的瑞士钟表业措手不及,似乎大势已去,无力回天。短短十年间,这场日后被称之的“石英危机”令90,000份工作荡然无存,整个行业风雨飘摇。甚至以钟表业著称的塔威山谷 (Val de Travers) 的制表活动也销声匿迹。在这种萧条的环境下,米歇尔?帕玛强尼不顾同伴的反对,于1976年在库韦 (Couvet) 开办了自己的制表作坊,坚持以传统制表和修复为核心业务。于是,他发现自己几乎成了业界的弃儿。很多年后他说:“过去那些奇迹般的产品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如果你能以这些传承为基础 — 就好比我就足够幸运地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在那个时候,你怎么也不会相信传统制表业将那样走向消亡。”正是从这一点出发,米歇尔?帕玛强尼清晰地确立了自己的模式,唯一的根基理念是:摒弃传统制表工艺是危险的,只能导致灭亡。作为年轻生意人的米歇尔就这样将他的热情付诸实践,全身心地致力于一个主要的专业领域:钟表修复。除此以外,他还利用自己关于复杂机械的深厚知识,为收藏家设计独特的时计。他的公司Mesure et Art du Temps (时间艺术公司) 并不大,却也欣欣向荣。1980年,正是钟表修复这项业务为米歇尔?帕玛强尼的职业生涯带来了一场意义非凡的邂逅,正是这次邂逅成就了如今的帕玛强尼品牌:他遇到了兰多尔特 (Landolt) 家族。作为山度士 (Sandoz) 医药集团 (现为诺华 (Novartis) 制药) 的继承方,兰多尔特家族所持有的怀表和自动钟藏品规模和质量在瑞士首屈一指:即“Maurice-Yves Sandoz典藏”。当时正由力洛克钟表博物馆的馆长鄂福林?若班 (Effrène Jobin) 负责这些惊世艺术品的修复工作,他也正在寻找自己退休后的继承人。就这样,他把米歇尔?帕玛強尼介绍给了兰多尔特家族,并力荐家族把他们的藏品放心交给米歇尔。随着时光流逝,兰多尔特家族终于发现了米歇尔?帕玛强尼简直无可匹敌的制表天赋及其在修复艺术方面的专业和精通。双方的相互信任揭开了友谊的序幕。兰多尔特家族的首领皮埃尔?兰多尔特 (Pierre Landolt) 说服帕米歇尔?玛强尼跨出他的小作坊,去开辟更宏伟的事业:创立自己的品牌,实现自己的终极制表梦想。1996年,帕玛强尼品牌诞生。很快,山度士家族基金 (Sandoz Family Foundation) 做出决策:若要打造纯正品牌,他们不能只是设计机芯,也要生产机芯,生产所有零部件,满足其本身对品质和工艺水准的要求。纵向一体化生产早就开始:通过一系列的收购 — 仅仅是小型的优秀供应商 — 帕玛强尼整合了众多腕表部件、表壳和表盘的生产商。他们还成为自主生产擒纵机构的为数不多的品牌之一。不到6年时间,通过如今被统称为“帕玛强尼制表中心”*的几个单位,帕玛强尼实现了对整个生产过程的监控 — 从最小的部件到最终装配,再到打造出最终成品。感谢这种独特的产业结合,短短20年,帕玛强尼便成长为享负盛誉的钟表品牌。六大系列,33款自主研制的机芯,还有四项世界首创 —名表配件http://www.maiwanbiao.com/ 这一切,足够其他品牌奋斗几个世纪了。2010年,Bugatti Super Sport超级运动腕表面世,证明了这家全能制表中心生产模式的先进性。旗下几家实体以破纪录的速度开展对话合作,目的是齐心协力致力于这款堪称腕上“发动机”腕表的生产——测算限制条件、建议问题回避方法、发明解决方案,最终打造出绝无二致的世界首创产品。随着帕玛强尼各种系列的蓬勃发展,创造独一无二的超凡时计成为品牌的追求。2011年,米歇尔?帕玛强尼推出Hegirian Calendar回历腕表,再现了回历的月运周期,将回历极为复杂的不规律性悉数考虑周全,丝毫不需要手动调校。无论帕玛强尼的制表模式如何变化,专业的钟表机械知识以及探索未知的精神始终是品牌的根本。2011年,一个从成功与挫折中所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品牌推出了超薄机芯。Tonda 1950系列在机芯深处嵌入微型摆陀 (这是机芯纤薄的秘诀) ,回归米歇尔?帕玛强尼的基本的美学标准:优雅、经典、素雅端庄。2.6毫米的厚度令机芯可以容纳很多复杂装置,却几乎不会影响外观的纤巧。2014年面世的世界上最薄的飞行陀飞轮腕表Tonda 1950 Tourbillon就是这样的产品。2016年,帕玛强尼推出Tonda Chronor Anniversaire周年庆腕表,这款集成式计时码表代表着成功制表商的技术巅峰,堪称“圣杯。今天,帕玛强尼制表中心已制造出33款机芯——短短20年就创造出如此伟绩,足够某些品牌奋斗一个世纪了。帕玛强尼的创意还在继续,制表艺术的辉煌还在继续,更多惊世之作还在继续。

标签

发表评论